思路客小說網 > 老胡同 > 262、不在場的證明

262、不在場的證明

作者:隱為者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烈空修真四萬年戰國風云之韓國再起陰陽代理人我老板是閻王陰婚纏綿,傲嬌鬼神壞壞噠鋼鐵界掌心雷
思路客小說網 www.nbucmw.icu,最快更新老胡同最新章節!

    西華園,餐廳中。

    隨著楚牧峰走進來,所有喧嘩聲便全都消失,每個人都神情緊張地看過來,他們都想要知道到底誰是藏在黑暗中的兇手。

    只有將其揪出來,大家才能安心。

    “各位,相信你們現在應該和我一樣,都想要早點將這個殺人兇手揪出來繩之以法。那么問題就變得很簡單,我負責調查詢問,你們只需要回答就成。”

    “如果沒有意見的話,我現在就要開始。”楚牧峰目光掃視全場后不緊不慢的說道。

    “楚警官,您開始吧!”董琢干咳一聲后說道。

    “我第一個要問的是林平和!”

    楚牧峰微微側身看過去,炯炯有神地問道:“林平和,我和鄭經理去教堂的時候,他說是你之前去教堂拿梯子,對吧?”

    “對!”

    林平和倒是沒有什么畏懼和忐忑之色,很自然地說道:“的確是我要去教堂拿梯子,因為剛剛那陣子大風沙刮得酒店里面很臟,我想要擦擦,這事兒是鄭經理安排的,她可以給我作證的。”

    “對,沒錯,我可以作證,是我讓他去拿梯子的!”鄭玉嬌點點頭說道。

    “那你拿到梯子了嗎?”楚牧峰繼續問道。

    “沒有!”

    林平和搖搖頭,指了指旁邊說道:“我快要走到教堂的時候,婁姐喊住了我,讓我去幫忙打掃下后院,我就直接跟著過去了,這事婁姐可以作證,還有牛師傅也能作證,因為牛師傅當時就在廚房,能看到我和婁姐在后院打掃。”

    “平和說的沒錯,我的確看到了,可以作證!”牛根生搓了搓手,憨厚說道。

    “楚警官,是我喊林平和去幫忙打掃的,這事是董老板吩咐的,他說前院的白沙可以放著不管,但后院的必須趕緊打掃出來,要不然的話,這要是下雨,后院就沒有辦法整了,到處都會是泥濘不堪。”

    婁雨薇很理所當然般的說道,老板交代的事兒,自然是頭等大事。

    “是這樣的嗎?董老板!”楚牧峰看向旁邊。

    “是是是!”

    董琢放下手中的茶杯,跟著說道:“楚警官,我們半弦酒店就是這樣的情況,前院是硬化的,不怕沙子,可后院卻不一樣,栽種著鮮花不說,多數地方都是泥土地。”

    “這要是說不趁著現在將白沙清理走,等到下雨就麻煩了。是我讓婁雨薇去找林平和趕緊解決這事的,沒錯,是我吩咐的!”

    “這么說的話,林平和你就沒有走進教堂,那么也自然沒有看到吊死的褚五原,還有你也沒有去搬梯子是吧?”楚牧峰虛空畫了畫道。

    “是的,楚警官,我還真沒看到!”林平和點點頭應道。

    “好!那這個問題就算告一段落。”

    楚牧峰發現這個問題問到這里已經沒有辦法繼續下去就立即撇開,去尋找新的切入點,這也算是審訊的一種技巧。

    沒準從別的問題入手,很快就能找到蛛絲馬跡。

    “我第二問題就是不在場證明。”楚牧峰站起身慢慢踱步著說道。

    “什么不在場證明?”孫小龍有些愕然地問道。

    “這么說吧,你們誰是最后一個看到褚五原?”楚牧峰掃視全場后問道。

    最后看到褚五原?

    “我中午吃飯的時候和褚五原坐在一起,不過那時候大家都在這里吃飯,所以說也算不上是最后見到吧?”顧子君舉手說道。

    “咱們是中午十二點吃的飯,那時候褚五原的確還在,所以說那時候應該不是最后一次見面,我想要問的是,比這個時間段還晚點,有沒有誰見過他?”楚牧峰揮揮手示意顧子君這個答案無關緊要后,緊接著繼續問道。

    “我沒有見他!”

    “我也沒有!”

    孫大安和甘素素搖搖頭,他們兩個吃完飯后就離開了餐廳回到了各自房間,再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有人喊下雪,所以說這期間是沒見過褚五原。

    “我見過他。”鄭玉嬌忽然間出聲說道。

    “什么時間?”楚牧峰問道。

    “下午兩點半吧!”

    鄭玉嬌回想著說道,說出這個時間后,又肯定的點點頭,“對,應該就是兩點半,其實不只是我,林平和,婁雨薇和牛師傅應該都看到了。”

    “那時候我們就在大廳,商量明天的接待事情,正好褚五原從對面走過去。我當時下意識的看了下手表,就是兩點半。”

    “對,我也看到了。”

    牛根生聲音渾厚的說道:“我們是從兩點二十開的會,開了有二十分鐘的會吧,我就回到了廚房,我那時候看了下表,是兩點四十。所以說,要是估摸著時間的話,鄭經理說的兩點半是對的。”

    “我也看到了!”林平和跟著附和道。

    “好,那現在問題來了,有沒有誰在兩點半之后還見到過褚五原?”楚牧峰拍拍手,將眾人的視線吸引過來后問道。

    半弦酒店的人都搖晃著腦袋,意思是沒有見到。

    “我們也沒有見到。”

    甘素素這邊問了一圈后,孫小龍他們也都說兩點半之后沒有見過。

    楚牧峰抓住這點,眼神銳利的說道:“這么說的話,事情就變得很簡單,也就是說兩點半之后,褚五原就失去了蹤跡。”

    “咱們是六點開飯的,那時候發現他不見才開始尋找,結果在教堂找到的。也就是說褚五原被殺的時間就是午后兩點半到六點之間!”

    “對!”

    這個推斷所有人都認可。

    “楚神探,你不會想要問,兩點半到六點這個時間段,我們誰都有不在場證明吧?”

    “要是這么問的話,這個時間段就太長了,這么長的時間內,我們肯定都有自己行動的時候,這是不是有點松散,不太好證明啊?”岳統皺著眉頭問道。

    “說的沒錯,的確是比較散。”

    舉起雙手虛空壓了壓,楚牧峰接著岳統的話頭繼續說起來:“所以說這個時間點不能是這樣的,要繼續壓縮下,只有再壓縮,才能找到更明確地線索。”

    “怎么壓縮?”岳統滿臉好奇。

    當所有人的視線集中在自己身上的時候,楚牧峰沉聲說道:“我和鄭經理發現褚五原的尸體時,確切的時間應該是六點十分,這個時間段從西華園前往教堂的路上,除了我們兩個人的腳印外,只有林平和的!”

    “當然在靠近教堂的時候,出現了婁雨薇的!只有我們四個人的腳印是最清楚殘留著的,而我想要問問鄭經理,你當時讓林平和去搬梯子的時候,具體是什么時間?”

    “是五點半!”

    鄭玉嬌肯定的說道:“我就是五點半讓他去搬梯子的!”

    “五點半!這個時間也就是白沙雪剛剛開始的時候,對吧?”楚牧峰問道。

    “對!因為我們有過白沙雪的經驗,所以說才會在剛開始的時候就讓他去搬梯子。我只是沒想到,這時候董老板讓婁雨薇去叫林平和先去打掃后院。”鄭玉嬌一五一十的說道。

    “那好,這就對了!”

    楚牧峰雙手在身前揚起,指著教堂方向說道:“你們也都看到了,白沙雪剛剛下起來的時候,林平和就去教堂那邊準備搬梯子,而后來走到門口的時候被婁雨薇喊過去幫忙。”

    “也就是說林平和的鞋印是從剛下雪就留下來的,要是說這期間有誰也進入教堂的話,他是肯定會留下腳印,對吧?可教堂那邊卻沒有留下其他人的腳印,便說明兇手絕對不是在五點半下白沙的時候進去,他是在這之前就已經將褚五原的尸體帶過去,然后吊死在橫梁上。”

    說到這里時,楚牧峰很有把握的一揮手。

    “所以我將時間段壓縮了,壓縮到兩點半到五點半這三個小時!你們不要給我說這三個小時的時間還長,就算長也是沒有辦法,因為兇手就是在這個時間段內將褚五原殺死,然后移尸到教堂吊起來,他再悄悄離開的!”

    楚牧峰的聲音抑揚頓挫,眼神明亮的說道:“就是這個時間段,你們都說說自己在哪里?身邊有誰在?誰能夠證明這個時間段你們沒有作案的可能?”

    這就是楚牧峰拋出來的重量級問題。

    不在場證明!

    只要誰有證據證明自己這段時間是有事,是不可能說對褚五原動手的,那么這事自然而然就與他無關,能夠撇清嫌疑,很簡單卻又很有效的問題。

    “兩點半到五點半嗎?”

    岳統第一個舉起手來,他很冷靜的說道:“我這個時間段一直都和暮雪在一起,我們從來沒有分開過,所以我們應該是沒有嫌疑的,對吧?”

    “對對對,我是和岳統在一起呢!”江暮雪點頭說道。

    “你們兩個在一起?沒有別人證明嗎?誰知道你們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孫小龍聽到這個后不以為然的說道。

    “孫小龍,你放什么狗屁呢,我們就是在一起,我們還需要誰來證明嗎?你總不會想說褚五原是我們殺的吧?”

    “我跟他褚五原無冤無仇,要殺他干嘛?況且就算要殺人,我會帶著暮雪一起做這事嗎?我得了失心瘋嗎?還是你們覺得暮雪會陪著我一起這樣瘋狂嗎?”

    聽了這話,岳統氣得當場咆哮起來,眉宇間散發出濃濃怒色。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老胡同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思路客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隱為者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隱為者并收藏老胡同最新章節

时时彩五星独胆倍投方案